清債案例

溫州幫討債公司房屋買賣合同糾紛

發布日間:2019-06-01   瀏覽次數:

針對被告訴被告房屋買賣合同糾葛一案,做了如下剖析:
 
一、 被告與被告之間的房屋買賣合同依法成立,被告已實行了托付房款等義務,而作為出賣人的被告未依約將契合托付條件的房屋托付給被告的行為已構成違約,應承當逾期交房的違約義務,并將系爭房屋騰空托付給被告。
 
2015年6月4日,被告與被告簽署《上海市房地產買賣合同》,雙方商定被告將位于涼城路1201弄XX號101室房屋出賣給被告,被告經過現金及公積金貸款的方式將房屋總價款全部支付給被告。在雙方簽署的《上海市房地產買賣合同》第四條中商定“甲方應于2015年9月1日前騰出房屋并通知乙方停止驗收交接”。被告翹首以盼的等著被告將驗收合格的房屋托付給被告,但是等來的卻是被告一次次的延期,一次次的敷衍。時至今日,系爭房屋依然沒有停止驗收托付。被告所購置的房屋因被告遲遲不予以托付的行為,招致被告一家無法搬進去寓居,給被告形成了宏大的損失。因而,依據合同法及雙方簽署的《上海市房地產買賣合同》的相關規則,被告應當承當逾期交房的違約義務,并將系爭房屋騰空托付給被告。
 
二、 被告應按已交房款每日萬分之五的規范支付違約金。
 
在被告與被告雙方于2015年6月4日簽署的《上海市房地產買賣合同》補充條款(一)第七條第2款商定“甲乙雙方任何一方有任何違約,每逾期一日,違約方應向違約方支付房款萬分之五的違約金(按每日600元計算)。”但是,由于被告的緣由,招致房屋無法按時托付。被告一再向被告承諾托付期限,但從未兌現。故被告應按已交房款每日萬分之五的規范支付違約金。
 
綜上,原被雙方所簽合同不存在違約金商定過高的狀況,合同實行亦未受不可抗力影響,被告不依照商定的期限和條件交房的行為曾經構成嚴重違約,應當依照合同商定承當違約義務,依照商定規范支付違約金。原被雙方既已簽署合同,則被告對如約收房抱有合理之等待,但被告由于被告的違約行為長期處于有房難住、住房不安、有房無產的狀態。該案事實分明,法理簡單,
 
最終法院采用了本律師的大局部代理意見,判決讓被告和第三人搬出系爭房屋,酌定了違約金。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69影院